免费咨询热线:

400-6600-669

客服中心

关注公众号获取行业干货

服务热线

400-6600-669

泊众新闻

棋牌公司上市,是顺理成章还是迫于无奈?

2019/07/10

棋牌游戏又一次迎来了高光时刻。

今年4月份,棋牌游戏开发商禅游科技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7月4日,家乡互动也在港交所上市,当天开盘价较发行价上涨了63%。7月3日,江西地方性棋牌游戏公司中至科技在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目前在港交所排队等待上市的还有微屏软件(Microbeam International )。


为何集体赴港上市?


为什么在今年棋牌游戏公司集体选择赴港上市。有游戏行媒猜测是棋牌游戏公司在前途渺茫的情况下,只有上市才能吊着一口气;也有从业者认为,或许是上游的棋牌游戏公司嗅到了政策明朗化的信号。

然而,这些推测较为偏颇。

智囊团咨询了在棋牌游戏公司上市方面具有丰富经验的德恒律师事务所,王剑锋律师表示,之所以会出现这个现象,其根本原因是:目前内地A股市场,对游戏行业企业审批收紧,香港证券资本市场或成为内地游戏企业通过资本市场谋求发展的另一个重要路径。

比如,禅游早在2015年便向新三板递交挂牌申请书,2017年浙商证券对其进行过为期三个月的IPO上市辅导。禅游极大可能是冲击A股不成,选择了搭建VIE架构在港股上市。

一家港股IPO棋牌游戏公司的高管刘牧(化名)则向我们解释了“集中”上市的原因,他表示,“上市需要3年的财务报表,包括我们在内的几家公司几乎都是2016年开始加速发展的。

到今年,刚好是第三年,在市场环境不明朗的情况下,将业绩效果最大化就是上市,获得丰厚的资本资源来应对之后的市场,符合所有人的期望。”

公开数据也有力地支撑了刘牧的观点,并且“房卡模式”在其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家乡互动2014年做了一款吉林本地麻将游戏,但到了2016年才算加速——开发了70多款地方性棋牌将业务扩展至全国十余省份。招股书也表示,2017年3月引入“房卡模式”后,实现了注册用户数的激增且突破5000万。现在房卡模式为家乡互动贡献了主要收入来源。

中至科技早年运营网页游戏为主,2016年才正式开展地方性麻将和扑克等手机游戏的运营。截至2018年年底,手机游戏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70.1%。手游的主要盈利模式依然是“房卡”。

微屏软件也和2016年房卡模式的崛起密不可分。2016年的微屏的收入主要来自于虚拟代币(占总营收99.1%),房卡仅占0.9%。而到了2018年底,虚拟代币大幅缩水,房卡占比跃升至73.9%,来自房卡的营收暴涨了73倍。

于是,大家都凑到了一起。


上市之后会换赛道吗?


棋牌游戏公司上市之后的下一步会怎么走,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

外界媒体认为,开拓其他游戏领域,提升品牌价值,进行转型,这是棋牌游戏公司唯一的路,没有第二种方法可选。

刘牧否认这点说法,他表示上市之后并不会换赛道,能够把棋牌游戏吃透就很难得了。

虽然一些业外人士认为地方性棋牌是竞争门槛低的行业,甚至很多巨头本身也仅仅是占了先发优势而已。实际情况却是棋牌游戏市场没有那么简单,巨头想吃透一片市场也不容易。

中至科技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中至科技是江西省的地方性棋牌游戏巨头,但它也仅占领了本地25.3%的市场份额。另外一家江西企业拿走了17.2%的份额,3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拿走了29%的份额,还有剩余28.5%的份额在其余公司的手里。

(以上数据来源于中至科技招股书)

对于这些棋牌游戏公司来说,如何拿下更多的市场份额才是他们首要考虑的问题。换条跑道并不明智。

闲徕互娱也一直被传在“转型”,但它所做的游戏联运、广告变现都是在棋牌游戏的基础上进行深化和延展,本质上还是以棋牌游戏为主营业务。只有电商算是“新”的,利用它在地方性棋牌的推广模式所尝试的赛道。

而另外一家游戏公司的动作似乎也佐证了棋牌游戏公司不会“转型”。6月份,《列王的纷争》开发商智明星通发布公告表示,拟通过全资子公司认购家乡互动股份超2260万港币。

它给出的理由是这次的投资有助于公司开拓业务、优化公司战略布局、增强公司盈利能力,进一步提高公司综合竞争力。简而言之,就是看中的就是家乡互动的“棋牌”营收能力。

王剑锋律师告诉我们,棋牌游戏上市之后会不会转型取决于公司的战略,但是通常还是继续其从事主营业务。

同时刘牧也强调,创始人短时间内不会退出,客观条件也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主板上市,管理层最近三年不变。我们也需要储存更多的资本资源,来应对之后的市场。


上市的付出与得到

 

上市并不是不得不或者是只能去做。并不是每一家棋牌游戏公司都会选择上市。据棋牌市场的份额来看,只有为数不多的选择了上市或正在做上市准备。

上市本身就是一件大手笔的事情。仅是上市前期的准备——合规成本、中介机构聘用成本、境外上市架构搭建成本,就需要超3000万的成本支出。3000万相当于三线城市的一栋楼,相当于公司一个季度以上利润,还不算各种的公司自身的开支(为上市做的各种人员调动,架构调整,产品改动等)


香港上市通常需聘请多家中介机构,包括保荐人(承销商)、律师、会计师、公关公司、印刷商等。同时在合规整改、红筹架构搭建方面可能也需要一定成本。

付出了这些依然有概率失败,未必成功上市。再加上前后一年时间的准备和时间成本支出。

当然如果上市成功的话,获得的收益,那就不是几倍PE所能概括的。

棋牌游戏公司上市是鲤鱼跃龙门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至少家乡互动已经得到了一份满意的答案。


棋牌游戏市场还会惨吗?


提起棋牌游戏市场,大家的记忆可能只有“疯狂”和“惨烈”这两个很极端的词。

2016年,闲徕互娱20亿天价收购案是棋牌游戏行业最疯狂时刻的见证。随后全国遍地地方性棋牌游戏公司崛起,形成了百花争鸣的情况。

但是仅仅在半年之后,棋牌游戏市场只有坏消息。

网信办仅在2017年1月份就收到超过4万起赌博类的举报,广电总局开始向已获得版号的棋牌游戏公司重审。关于棋牌游戏严管的消息不断发酵。其中最受关注的是联众事件和腾讯事件。

2018年4月联众棋牌涉嫌利用平台开设赌场,时任副总裁为首的36人被捕。

2018年9月腾讯全线下架房卡模式——《腾讯欢乐麻将》、《贵州麻将》、《欢乐斗地主》等各类棋牌小程序和App均下架“好友房”模式;《天天德州》关闭组局模式,随后游戏停运。

在市场对棋牌游戏的看法最消极的时候,还有游戏行媒还写下了一篇题为《连腾讯也不能幸免,百亿棋牌游戏市场成过去式!》的文章。

但实际上呢?棋牌游戏从来没有消失过,一直是在沉默中贪婪。

据智囊团了解的信息来看,目前年利润上亿的头部公司至少有50家,大公司可以维持在千万级,10人左右的小团队可盈利200万。虽然相较于2017年遍地是黄金的年代来说,这些利润已经让从业者感觉是在赚“辛苦钱”了。


结语


至于棋牌游戏是否合规的问题。


刘牧笑言,“有问题上不了市。”


王剑锋律师则表示,一个地方企业的上市,很大程度上将有利于带动地方经济、地方品牌、地方综合竞争力,因此地方政府往往都支持、鼓励并推动企业上市,这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具体而言,成功上市后的企业也能够为当地经济的发展带来诸多的好处,从而协助当地政府能够完成地方经济发展目标,因此企业与政府之间将形成一种互相促进的机制。